誰不是自食其果

【獨普】Shut up. (番外一)

ㄧ 、


凌晨三點,洛杉磯附近的郊區已經是一片寂靜,四周除了路燈映照的區域之外皆是一片柔和的漆黑。

基爾伯特悄咪咪的翻了個身,聽著身旁平穩的呼吸聲,在被窩下一陣窸窸窣窣,小心翼翼的掀開被角下床,腳都還沒沾地呢,旁邊的枕邊人往身旁一撈,一把環著人的腰堅定的摁在床上,氣勢不容質疑,「不准去。」

懷中人身子僵了僵,「......你還沒睡?」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哥哥,」他弟弟聲線沉穩冷靜,一點都不像剛睡醒。「這麼晚了您還想上哪去?」

「......我、我上個廁所怎麼了!」年長者理直氣壯的心虛道。

「上廁所還特別換褲子?我知道你要做甚麼,那台手術你不准上,換個人...

我發現我大概就是那種佛系寫手(劃掉)。

基本上已經快與世隔絕,隨緣產糧,圈內沒糧食的話就等投喂,時候到了總有一天會吃到的

(然後就先餓死)

(......再撐三天我就海闊天空了)

碎碎唸。

最近情緒有點負面,我也討厭討拍,純粹只是碎嘴。

總覺得寫不出什麼好東西,其實一直以來我都不太敢回去看自己寫了什麼,看到其他的巨巨寫得文會不自覺的羨慕比較,然後就莫名低落,總覺得自己寫不出好東西了,一直以來這種感覺不是沒有過,只是最近這種低潮特別嚴重。

即使是用愛燃燒也會有燒盡的一天。我想說,真的謝謝之前陪我走過的小仙女們,不管是走過路過的一顆小紅心或小藍手,或者是給評論的天使們,讓我覺得自己或許真的還有辦法寫一點東西,或許還沒那麼糟。沒有這些的話,也許我更沒有底氣繼續寫下去。

但總歸還是會繼續寫,我會盡量練成金剛不壞的,但也允許我偶而玻璃心一下。

【獨普】Shut up. (23)完結

謝謝老福特意義不明的敏感點!!!!各種黑人問號!!!!

依舊走鍵結:https://shimo.im/docs/xToaSQQYJRcNsfxH/

【獨普】Shut up. (22)

22.


「托里斯,幫我拿那個檢體報告。」「托里斯,17床的病人報告出來了嗎?」「托里斯,3床的病歷!」「托里斯,我的咖啡呢?」

「來了來了!」托里斯頂著一頭睡翹的中短髮,手上拿了不只一個報告和病歷表,還外加一杯低咖啡因的熱拿鐵。

今天的病理科,不,今天的托里斯依舊忙碌。

護士長接過了姍姍來遲的咖啡,臉色稍霽,揮揮手交待,「哎,今天有輪轉來的新醫生,你等等抽空去帶人家熟悉環境。」

他愣了一下,「新來的醫生?」

在四處張望的時候,護理站盡頭走來一位面容秀麗但神色清冷的高挑女子,出眾的外表讓路過的醫生護士在背地裡偷偷瞟了好幾眼,托里斯看著女子走上前,一步一步,...

【獨普】Shut up. (21)

21.

 

  

 

當晚,一直落個不停的雪終於停了。飯店的屋簷邊已經積了一層厚厚的雪,路邊凍萎了的野草被冰雪給坐得晃盪著頭,空氣一陣抖擻的清新。

 

基爾伯特頂著黑眼圈起來,亂七八糟的一夜過去,他趁著路德維希熟睡時偷偷爬到沙發床上窩著,硬梆梆的把手和狹窄的空間把他逼的只能龜縮在上頭艱難的塞著,搞得他整晚上沒睡好。

 

他走進浴室裡簡單的梳洗,走出來打開門就看見路德維希正站在外頭,嚇的他一個精神抖擻。

 

跟上次不同,這次路德維希狀況很好,沒有任何不對勁,他乾巴巴得說:「我剛醒來,覺得有點……內急,沒想到...

【獨普】Shut up. (20)

20

下收評論。

上肉渣,大家聖誕節快樂🙋🙋🙋

【獨普】Shut up. (19)

19


基爾伯特換好襯衫,套好長褲,從浴室裡走出來,路德維希等在外頭,看見他後站起身微笑。


「恭喜出院。」


基爾伯特先哼了一聲,然後笑。「待了這麼久,都快發霉了。」


醫院裡清淡的飲食讓他幾乎喪失味覺,住院的這陣子快把他給折騰成了清心寡慾的摩門教徒,讓他覺得自己全身都帶著一股菜味。真正走出病房才感受到許久未見的活力灌入體內,簡直像重生一樣。


雖然現在身體狀況已經跟一般人差不多了,日常生活沒什麼大礙,但是肩上的傷還沒好全,他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去接手術挑戰家屬的心臟,不過坐坐門診和改些論文他還是能行的。


推開辦公室大門,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如此想念這個空...

等等我各位。

因為我這禮拜天要考檢定,所以容我拖個幾天稿😭😭😭😭只剩修稿了,修完馬上放出乃sorry😭😭😭

【獨普】Shut up. (18)

18


天才微微亮,太陽從雲間撕開了一點縫隙,路德維希輕手輕腳的下地,體重的起落讓折疊床痛苦的吱呀了聲,基爾伯特躺在床上,頭側著陷在柔軟的枕頭裡,他睡得很沉,細碎的髮絲散在枕頭上,幾乎與枕巾融為一體。


基爾伯特睡得很沉,均勻的吐息平穩的幾近無聲。他慢慢撫上他的臉頰,指節磨蹭著頰邊,悄悄湊近了臉傾身向前,在他輕顫的眼睫上印上一吻,然後逐步向下,足跡來到他的唇瓣,悄悄的貼上他的。乾燥的唇面柔軟的不可思議,他輕咬著他的下唇,熟悉而想念的氣味讓他不禁心神蕩漾,著魔一般的轉換著角度,本來只是想蜻蜓點水,卻沒料到他引以自豪的自制力在他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基爾伯特的嘴唇被他又親又咬的...

1 / 5

© 老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