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來情深,奈何緣淺

【獨普】Shut up. (16)

上篇連結在此:http://itsorleya.lofter.com/post/3d51b2_10a32d6a#

不是肉,不是(深沉)

甚麼都不說了,連發圖都被ban,lof就是要ban我

正文請走:https://www.weibo.com/2834234964/FqxMQlgC0?from=page_100505283423496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08083196110

TBC

之前忙合本還有一堆雜事弄了一段時日,停更了一陣子,是時候把坑給撿回來填一填土了。

這陣子都在把失蹤...

【独普合志/一宣】Im Holderstrauch

結果我發現我居然忘轉了😳

寡人永疾:

Now you see me.


土豆搞事与发展委员会:





“过去与未来的交织让我们在此相遇。”



(Beyoncé - Lemonade)



======详情=======



本名:Im Holderstrauch(在接骨木花丛中)



原作:黑塔利亚



AU:哈利波特



主CP:独普...

【獨普】Shut up. (15)

15


「基爾,我在這......相信我,你會沒事的,你醒醒......哥。」


眼前一陣晃動的白,光亮刺激眼球,基爾伯特意識渾沌,他在一陣目眩的晃動之中看見了路德維希泫然欲泣的臉,左邊手臂痛得近乎麻木,他呼吸困難。


「大家讓一下,走道淨空,別擋路!」


「到創傷三號室,馬上通知手術室,去找心臟外科主任跟亞瑟,讓他們馬上過去準備。」


路德維希下了指令,他死死的盯著基爾伯特虛弱的臉龐,他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掉下淚來。


「答應我,要撐過去,哥哥,」他說,嗓音嘶啞,彷彿被一雙手掐著嗓子。「你會沒事的,哥。你還有好...

【獨普】Shut up. (14)

14

 

 

基爾伯特暈暈乎乎的,腦子發脹,他幾乎要忘記自己現在在哪裡了,乾燥且溫暖的氣息不停的侵擾著他的思緒,眼前是一片朦朧,模模糊糊的他看見了童年時曾看過的那片幽藍的矢車菊花海,柔嫩的花瓣溫順的由著風,吹起了草地一陣歡快的笑聲。

種滿了整個山坡的矢車菊花,蔓延到天際,一直到山坡的盡頭,視線的盡頭,他的心裡充滿暖漲殷實的情緒,無從定義,無從說起,他一轉身,看見了不遠處閃著澄黃亮光的金色腦袋,陶瓷般的娃娃一顛一顛的踏著腳底青翠的小草過來,怯生生地站在不遠處對著他喊哥哥。

 

 

基爾伯特驚醒了。

 

 

甫睜開眼,...

【獨普】Shut up. (13)

13


喬的步伐有些拖沓,但並不像驚慌急忙的樣子。


基爾伯特悄悄的跟了他一路,樓梯間裡陰暗的只有樓層的安全門縫透出來的一點稀微的亮光,他盡量放輕腳步,不讓鞋跟叩擊地板的聲音太過張揚,他時不時探頭探腦,小心翼翼的一路跟上來。


喬四顧了一下,他半邊身子靠上了安全門使勁的推,終於推開了一條縫隙,他手腳有些不靈便的閃身進去,安全門漸漸的關上發出沉鈍的碰聲。


『威斯特,他在住院區六樓。』


基爾伯特掏出手機撥給路德維希,話筒那兒短暫的沉默幾秒,末了他聽見他在與旁人的談話,...

【獨普】Shut up. (12)

Chapter11: http://itsorleya.lofter.com/post/3d51b2_dea40d8


12


BGM:Good girl — Aquilo


「……哥?」


基爾伯特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一轉頭看見的是路德維希那雙地中海藍的雙眼,他揉揉眼睛,「到了?」


「嗯,我剛剛叫了你好幾聲你都沒應。」


車子剛熄火,基爾伯特眨眨眼睛,是他們家的街區。他剛才……睡著了?


丟臉死了。他拍了拍臉頰,開了車門走下來,夜風吹走他剛

【獨普】Shut up. (11)

Shut up. (11)


11


強納森的身體素質本來就處於還在休養的恢復期,再加上沒有呼吸器,CPR做了三十分鐘之後他仍舊沒有撐過去。阿爾弗雷德站在一旁表情凝重,基爾伯特與另外一位醫生交替著一連做了三十多分的CPR,最終還是沒能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他們莫可奈何的停止急救,宣告了死亡時間。


基爾伯特開完死亡證明,坐在病床旁的探視椅開始發愣,他拿了一杯黑咖啡,杯子裡的蒸氣蒸著他的臉,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這並非護理人員的疏忽,可能是有人刻意為之。他揉揉眉心,...

【獨普】Shut up. (10)

10

 

 

 

「複查的血常規終於比較正常了。」

 

住院醫師把數據給基爾伯特看了看,生命體徵平穩,大概不多時就會醒了。護理師拿著沾水的棉籤點在路德維希乾澀的嘴唇上,基爾伯特瞧了一陣有點窘的別開眼。

 

門外突然傳來輕輕的叩門聲,基爾伯特一轉頭看見了剛才來通知他的實習生拿著路德維希的外套過來,基爾伯特簡單的道了謝,看著小醫生踟躕的扭捏了一陣,過半晌才開口:「那個,拜爾修米特醫生,呃,我來實習一陣子了,我、只是、那個……」

 

基爾伯特實在沒有那個心情跟他囉嗦,只是念著他方才快跑掉半條命過來通知,才勉強耐著性子等他...

【獨普】Shut up. (09)

09

大約是凌晨四點多的事。

 

值班室的門被拉開,外頭的光亮照進黑漆漆的室內,伊莉莎白站在門邊看著裡頭睡的雷打不動的青梅竹馬,「……拜爾修米特醫師?」

 

裡頭的人咕噥了一下,翻個身,並不理她。

 

「欸,我說你,給點回應行不行?」

 

基爾伯特背對著她悶悶的應,「幹嘛?」

 

「剛剛市區內發生槍戰,急診室那裏剛有幾個重傷病人被送進來了,需要馬上手術,得請你馬上過去一趟。」

 

基爾伯特半挺起身子伸了個懶腰,幾不可聞的呻吟了一聲。「知道了,我等等就過去。」

 

等到高跟鞋在地上叩擊的聲音漸行...

【獨普】Shut up. (08)



08



左眼皮一直跳。

基爾伯特在改病歷的期間揉揉眉心,把戴了許久的眼鏡摘下稍事休息,外頭的天氣風和日麗,陽光和煦的攀上了斑駁白漆的窗沿上,他的眼神突然穿透到很遠的地方,繞了幾圈之後收回來,眼皮還在微微的抽動著,疲倦的眼尾隱隱透出了不安的情緒。

突然間門被打開了,基爾伯特警覺得抬眼看,是路德維希。他沒有預料到他會在這個時候來訪,雖然這裡本來就是他的辦公室,但這幾天的疏離已經足夠讓彼此退卻觀望。

他不覺得他弟弟會選在這種時候當個不速之客。

但他現在卻站在他面前。看起來有些狼狽的站在門口,原先好好打理過,梳得一絲不苟的金髮落下了幾綹金絲,他湛藍的眼睛一反之前的溫和及隱忍,直勾勾的盯著他,基爾伯特神情微怔,...

1 / 3

© Orleya老歐 | Powered by LOFTER